Von Schweikert - Endeavor SE

Kelvin
日期 : 2021年 03月27日

家居試音室中出現的揚聲器(喇叭),比較其他測試的器材,算是少數的,因為我自己那對座地喇叭體積和重量都相當,免得過都不想移動,所以,要測試喇叭,其實都是我很感興趣的才會借回來,當中,或者有些會成為未來的目標。 

去年12月,我偶然經過旺角,於是上輝煌找東哥聊天和看看有什麼新器材,當時見到一對新喇叭;跟東哥傾了一陣, 他就出去辦事了,於是我留下再聽聽這對Von Schweikert - Endeavor SE,用Soulution推動,聽古典音樂,一個很大的音場在喇叭後面呈現,而且樂器的結象和定位都十分清晰,心想這對喇叭「真有料到」!不過那時候代理權好像還未落實⋯⋯

IMG_4339

時間如白駒過隙,工作忙碌到喘不過氣,忽然收到東哥whatsapp, 問我是否想試對VS Endeavor SE⋯⋯ 本來工作就忙,可以推掉就算了,而且新屋比以前的家居細,要移開自己那對喇叭都不知如何擺放才好,考慮了一日之後⋯⋯

IMG_5003

其實我跟Von Schweikert的喇叭曾經有一面之緣,去年在一次家訪中曾遇見罕有的VR-7, 不過當時她只是靜靜地待在一旁,沒有開聲;VR系列是VS的旗艦,最新型號VR-55, 但這喇叭是build-to-order的,即使有錢買,也需要等一段時間啊!另一個Reference系列稱為ULTRA, ULTRA 55 可算是VR-55的「平價版」吧,不過我相信也不是一般發燒友可負擔得起的,ULTRA還有另兩個型號,分別是ULTRA 11和9,再低一個「系列」稱為Small Footprint Speakers,顧名思義就是纖細體型的喇叭,其中包括三款ENDEAVOR座地喇叭和UNIFIELD書架喇叭。

Von Schweikert Audio (VSA) 是一間美國公司,創辦人就是著名的揚聲器設計師 Mr. Albert Von Schweikert (13/3/1945 – 29/5/2020),如果對他的故事感興趣,可以參閱:

https://positive-feedback.com/audio-discourse/albert-von-schweikert/


在VS的設計理念當中,他認為完美的喇叭應該是錄音咪的倒轉 "a perfect speaker should be the inverse of the recording microphone," 而錄音咪的背面其實也會將週圍環境的訊號一併收錄,如何將那現場氣氛重現呢?VS就發明了 rear-firing Ambience Retrieval System,在喇叭背後裝一個中/高頻的單元,Endeavor SE就有這裝置,一個75mm的鋁帶高音。

IMG_5018

Endeavor Special Edition 正面有四個單元,由上至下分別是鈹(Beryllium)高音,用Kevlar物料製的165mm中音,和兩個175mm的低音單元,響應頻率 28Hz - 22kHz,音箱採用梯形設計,前闊後窄,前面闊度9寸,後5寸,深度15寸,44寸高,這樣的體積很適合香港的家居環境,我的客飯廳是一個11呎乘23呎的長方形,「打直玩」,闊度11呎,喇叭(高音中軸)離側牆有28寸,兩隻喇叭之間有六呎許,跟皇帝位差不多形成全等三角形,不過,我很多時會坐皇帝位後面的餐桌聽歌(那也是我近來WFH的辦公桌),那裡距離喇叭有15呎之遙,其實我很喜歡坐在那裡聽音樂,因為聲音更自然,就好像坐在音樂廳的中間位置,而低音的表現更佳!

IMG_5050

IMG_5054

IMG_5061

開首已提過我在代理的試音室聽過Endeavor SE,當時用的合併機是Soulution 330,輸出功率有120W@8Ω,不過,Endeavor SE的阻抗是4Ω, 那麼,其實330的輸出功率就達240W了;我一向喜歡用大功率,家中使用的是擁有160W功率的單聲道膽後級 Trangle ART Reference Mono,為了測試這對喇叭,我還問Diatonic Precision借了一台後級DPM-120, 估計在4Ω時應該至少有240W的推動力吧;Endeavor SE靈敏度有89dB,廠家建議擴音機功率最少要有60W,應該不算難推,不過,我相信用大功率的擴音機,更能發揮這對喇叭在音場和臨場感方面的優勢,"甩箱" 的感覺令喇叭消失於無形,音場縱向的深度,橫向的闊度,甚至超越我的想像。我手上有盒Mercury Living Presence 的box set,雖然是box set,但全都是Mercury靚錄音的代表作,其中有張 Hi-Fi A La Espanola and Popovers,相信發燒友都不會陌生,用Endeavor SE重播,令我重新認識這張碟,也深深體會到為何那麼多發燒友都喜歡她,那種立體感和層次,是我在家居試音室聽過最好的!

IMG_5030

IMG_5026

Endeavor SE的輸入是bi-wire的設計,接柱用上高級的WBT Next-Gen Gold,原裝jumper也很精緻,聲音已經很平衡,如果想調校出自己喜愛的音色,更換jumper的效果相當明顯,例如我換上Kubala Sosna的jumper, 音色變得厚潤和動聽,聽流行曲更吸引,聽古曲純音樂,我就比較喜歡用原裝jumper了。

IMG_5021

IMG_5043

Rear Ambience Retrieval System
我以前也用過有back-fire單元的喇叭,同樣也是用鋁帶的,可以選擇開或關,不過,Endeavor SE的鋁帶高音是可以調校音量的,用家可因應聆聽環境和音樂本身的錄音特性去調節,有些錄音,我會關掉這高音,令聲音變得十分乾淨,不過,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喜歡開一點點,可以將耳朵貼近鋁帶高音同時用手去扭音量制,聽到有一點聲音就足夠了,我估計在更大的聆聽空間或反射較少的環境中,或者需要校大聲些少吧。聽現場錄音的音樂,Rear Ambience Retrieval System 起了畫龍點睛的作用,令你置身現場一樣!我聽古典交響樂,作用就更明顯,樂團中各種樂器的質感和層次分隔,都顯得十分細緻玲瓏,甚至音場也擴大了。[試聽曲目:RAVEL - Daphnis et Chloe / Kirill Kondrashin /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Live Recording, 30/11/1972 ) (黑膠)]

Endeavor SE用鈹高音,比我自己那對喇叭實在高出幾班,高頻方面有更好的表現實屬正常,但最意想不到的是它一點也不「利」,聽小提琴我覺得相當悅耳,低頻方面,兩隻不足7寸口徑的單元,相對我那對擁有12寸低音的喇叭,表現方式是有點不同,但都可以潛得很低,而且速度更快;高中低三頻沒有那一方面明顯突出,算是很平衡中性的聲音,聽古典音樂尤為合適;我特別喜歡聽大型的古典交響樂,例如馬勒和蕭斯塔高維契的作品,這也是我對音響有點要求的原因之一吧,重播這類音樂更能突顯Endeavor SE的身價![SHOSTAKOVICH Symphonies 6&11 / Bernard Haitink /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黑膠) ]

有些喇叭比較愛膽,有些要用石機(原子粒機)才推得好,用我那對膽後級去推Endeavor SE,比較豐富的泛音和殘響是很吸引的,不過,我反而更喜歡用石機推,低頻顯得更沉實,鋼琴的聲音更有「重量感」,尤其聽大型的交響曲,感覺上控制力更好,那種如海浪般澎湃洶湧的氣勢,扣人心弦![DEBUSSY - La Mer / Bernard Haitink /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黑膠) ]

IMG_5044

儘管要辛苦地移開自己那對相當重的座地喇叭,又遇著自己工作上非常忙碌的時期,能夠有機會在自家中試聽著名的 Von Schweikert 喇叭,真是很值得的,打從開聲,我就已經享受著Endervor SE帶出音樂的每一刻,馬勒和蕭斯塔高維契的交響曲,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和三重奏,Martha Argerich和王羽佳的鋼琴演奏,Patricia Kopatchinskaja, Hilary Hahn, Nicola Benedetti的琴技…… 非常深闊的音場,非常通透的音色,非常爽快的瞬變,音樂中的細節表露無遺,High Fidelity的音效又不失音樂的自然流露,若果將來有能力換喇叭, Von Schweikert 應該要加入考慮之列了。

測試所用器材包括:
揚聲器:Von Schweikert - Endeavor SE
前級:Kondo KSL-M7 
後級:Triangle ART Reference Tube Mono, Diatonic Precision DPM-120
唱盤:Dr. Feickert Firebird
唱臂:IKEDA IT-407 CR1(唱頭 IKEDA 9TT)
唱臂:SME 3012R(唱頭 Nagaoka MP-500)
唱放:Triangle ART Reference Tube Phono, Diatonic P-10
CD: Bel Canto CD3t + 「丁丁」解碼



關鍵字:

才子 揚聲器 測試報告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