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ala•Sosna Elation Jumper

Kelvin
日期 : 2021年 01月31日
上個週末回家時途經旺角,於是上去輝煌跟東哥打個招呼,當時他正在大房招呼客人試聽YG喇叭,他讓你入去坐在他那放在旁邊的梳發,雖然是坐在旁邊,但喇叭的擺位的確很好,除了不覺得喇叭的存在,聲音更不會側在一邊,人聲的結象依然在喇叭後面的中間位置;老實講,那似乎是你在那房間聽過最好聲的一次!不知不覺就坐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客人聽什麼,你就在一角靜靜地聽著,因為時間關係,你比那客人先離開,當然,你不知道那客人最後有沒有落單...... 

臨走的時候,你隨便問東哥有沒有閒置的jumper借用,他說閒置的就沒有了,不過,他還是找了兩對給你。 

Kubala•Sosna Elation 的喇叭線我幾年前曾經試過,是我最喜歡的喇叭線之一,但真的買不起!想不到今次可以試試Elation的jumper. 當晚回家食完飯就急不及待換上喇叭,用小提琴的音樂開聲,數秒之間已聽出分別:

第一個出現腦海中的形容詞是:厚潤! 

而且它令整體的聲音更飽滿和平衡。 

聽了幾日,越聽越鍾意那種音色,當然把自己喜歡的各種音樂都拿來播播。瞬變速度好快,就如世界頂尖交響樂團,毫不猶豫地快速齊上齊落的感覺,這或者就是音樂感的基礎吧;分析力也是強項,即使是小提琴拉奏時按指板的微弱聲音也都能聽到,果然厲害! 

寫完以上的聽後感,再找出當年我寫的Kubala•Sosna Elation喇叭線的報告,赫然發現那感覺竟然如此一致的:

「以銅線跟銀線在速度上的比較,我一點也不覺得Elation會慢,聽鋼琴或小提琴獨奏的樂曲,在速度非常快的節奏下,你也不需費勁而捕捉到音符的跳動。這個級數的線材,分析力是基本要求吧,在播放現場錄音的唱片時,你會偶然驚覺背景中原來有些微弱的聲音,例如Martha Argerich彈奏蕭邦第一鋼琴協奏曲 (Witold Rowicki 指揮 Nation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of Warshaw), 播放絃樂時,你甚至聽到絃線的震動,尤其是牛筋的彈跳,那種逼真程度,真令人咋舌!
對我來講,聽大型古典樂曲時的低頻表現很重要,即係大家所講的墊底個浸,用Elation所帶出的音色就是很豐滿而平衡,而且量感充沛,密度亦相當高,這當然也跟Soulution不無關係啦。(2016年)」



關鍵字:

才子 線材 測試報告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