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巔峰的 JBL DD67000

Edmund 60仔
日期 : 2020年 07月31日

1_(640x360)

33年前開始睇 hifi書,見到 JBL 的廣告便很想擁有。兼職工作賺取到二千幾元,便買入我人生中第一對全新喇叭 JBL 2800 和 Monster Cable MC500 喇叭線。當年以 Yamaha 最低型號合併機 AX300 推動。很快便不滿意 JBL 2800 的表現。手上有一對從朋友買回來的 Wharfedale Diamond 3。JBL 的低音比 Diamond 3 強勁,但音樂感就麻麻,尤其是 titanium 高音呱呱叫。 後來才知道 JBL 43系列才是 JBL 的最高成就。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再出產43系列,好像只有日本才可以買到新的43系列喇叭。多年以來亦未有機會聽過43系列,直至2年多前才有機會在香港聽到。JBL 鑑聽 monitor 43系列真的是名不虛傳。

多年來 JBL 總共有9次要求工程人員以最好的材料和最高技術製作出最優秀的揚聲器。9款型號包括 Hartsfield D30085, Paragon D44000, Everest DD55000, K2 S9500/7500, K2 S5500, K2 S9800, K2 S5800, Project Everest DD66000, K2 S9900。

1949年 Klipsch 推出 Klipschorn。Klipschorn 使用複雜的摺疊號角負載15寸低音單元。把揚聲器放置在牆角,牆壁充當號角的延伸。這增加了有效的號角長度, 低音得以下潛至35hz。Klipsch 的成功,引來不少揚聲器品牌仿效。

1954年推出的 Hartsfield 採用摺疊號角式低音設計。是單聲道年代的産物,經過幾次改良設計,1964年停產。進入兩聲道年代,Paragon (1957 -1983)是兩隻獨立喇叭裝在一件闊近9尺的斜聲箱。Paragon 停産後,日本發燒友渴望有新旗艦型號,JBL 推出 Everest DD55000 。DD55000 是圍繞新的聲學概念進行設計。DD55000 中的 DD(Defined Directivity, 定義方向性)。把號角横向安裝,可以提供恆定的水平覆蓋範圍,與近軸相比,非對稱設計會向遠軸施加更多的聲音, 因此在揚聲器之間沿水平線行走, 會聽到不變的音量。

Hartsfield

6

7 Paragon

8

隨著科技進步,音樂載體由開卷帶、黑膠、CD、高清音樂檔,頻寬越來越闊。揚聲器需要與時並進,超高延伸超越 20khz 才能應付需要。 K2 是全球第二高的山峰,僅次於 Everest。JBL 以 K2 為新一代旗艦命名。雖然 K2 的高度次於 Everest, 但 JBL K2 系列是超越之前的所有旗艦型號,包括 Everest DD55000。K2 系列的單元、分音器和音箱,全部是從新設計。是全球第一款使用 neodymium 磁的低音單元。為了慶祝 JBL 60週年而誕生的 Project Everest DD66000, 初次採用鈹 (Beryllium) 高音單元。數年後 DD67000 是繼 DD66000 後的新一代旗艦。

DD67000

-3.5路4單元設計

-2.5cm 超高音壓縮驅動器加 Bi-Radial 號角型 045Be-1' 只負責20khz 以上。

-10cm 高音壓縮驅動器, Bi-Radial 號角型 476Be(鈹)

-38cmx2 低音單元,型號為1501AL-2

-分頻點 150hz, 850hz, 20khz

-頻率響應 30hz-60khz

-96dB/2.83V/m

-W 965mm x H 1109mm x D 468mm

-137kg

為了減低分頻的失誤,而對電容施加偏壓的 Charge coupled linear definition 方式。由 DD66000 使用9V 乾電池施改偏壓,改良為不需要乾電池的自生偏壓方式(這種偏壓方法從 K2 S9900 開始採用)。兩隻低音單元的工作頻率不同,其中一隻只負責150hz 以下,另一隻覆蓋至分頻點的 850hz。需要在面板選定內側或外側的兩隻在相同頻率。如没有選擇一致的分頻點,會影響結像能力。我誤以為 DD65000 是 DD66000 的前身。原來 DD65000 和 DD67000 是同期産品,而 DD65000 的價格比 DD67000 便宜120萬 yen。DD65000 使用 Magnesium 高音和舊款的低音單元。

2_(640x360)

2019年有幸可以聽到 JB Lai前輩以電子分音 biamp 推動 DD67000, 配上一對 Wilson Audio Thor 雷神超低音。如果要 Biamp 雙功放推動 DD67000, 是需要使用電子分音器。雖然當天只能聽 CD, 聲音已經使我著迷。播放 Horowitz in Moscow, 是我聽過播放鋼琴錄音最像真的一套音響系統。 加了一對外置 subwoofer, 和使用電子分音器代替 JBL 的無源分音器。肯定和 DD67000 的原有聲音分別好大。某一天去音響店和相熟的店員和顧客吹水,發現剛來了一對 DD67000。我便坐下來聽了一會,表現不錯。終於有機會聆聽 DD67000 使用原裝分音器的效果。始終是我不熟悉的唱碟。一星期後自攜幾張熟悉的CD 再聽一次。喇叭的煲煉時間有限,我相信未完成進入狀態。

配搭的器材如下,

CH C1 和 D1 SACD 播放組合

CH X1 外置電源

CH L1 前級

CH M1 後級

Isotek 電源處理器

接線有 Siltech, Zensati 和 Synergistic Research

3_(640x360)

4_(640x360)

來自瑞士的 CH Precision, C1 和 D1 SACD 播放組合音樂感十分好。曾多次在音響店的示範會聽不同器材,選用CH 數碼系統和黑膠組合作為訊源,還梅花間竹播一首黑膠再播一首CD。CH 播放 CD, 並沒有被黑膠組合完勝。聽過 L1 和 M1 前後級一次,用來推動 YG 有 active subwoofer 的型號,不能聽真 CH 擴音機的本領。在示聽會聽過一次 i1 合併機推動 Vivid G1, 感覺低音略為輕盈。

5_(640x360)

在本篇附上兩段我在試聽時的錄音。 首先聽 Hilary Hahn 的 Mozart violin sonata。小提琴開揚輕快,高音伸延向上。因有足夠質感托底,不會單薄刺耳不耐聽。聲音直接,不修飾不柔化。伴奏的鋼琴音量雖不大,仍可以聽到質感相當。不用特別留意也能輕易聽到按鍵的輕重變化。如果要批評 ,我覺得小提琴的發聲位置較矮。聽音響系統播放小提琴奏嗚曲,是可以聽到小提琴的發聲位置較鋼琴高和前一點。不過在現場聽小提琴奏鳴曲,例如幾百或幾千座位的演奏廳是沒可能聽到分明的定位。JBL DD67000 播放 Hilary Hahn 的 Mozart violin sonata,有在現場聆聽的感覺,有空間感和音像不埋身。這張唱碟是 studio 錄音,空間感、空氣感有限。以傳真度而言,我覺得 DD67000 唔夠傳神。但以欣賞音樂角度,我非常喜歡 DD67000 的聲音演繹。 要補充一下,揚聲器的煲鍊時間不足,高中低的輸出平衡度可能未到最好。而且座位的高度和位置設定,對定位是有影響。音響店的 showroom 常常换喇叭和器材,沒可能每次更换座椅或位置去遷就揚聲器。用家在家中就可以做好設定。

Hilary Hahn Mozart violin sonata, JBL DD67000

我選播了 Dave Brubeck Time out 內的 Take Five,此曲聽了無數次。今次的音場好像特別闊,應該和 DD67000 的號角咀很闊有關。JBL 能表現出鋼琴、套鼓,double bass 的體型,還有它們之間有一些分隔距離,不會貼著或重叠在一起。

Patricia Barber Cafe blue 的 A taste of honey 和 Nardis。我很喜歡 Nardis 這首歌,節奏逐步加快,加上強勁的套鼓,這類音樂由 JBL 播放出來,輕而易舉。由2隻15寸低音播放出來的鼓充滿質感。可以聽到 bass drum 被擊打後的餘振聲,當然很快便慢慢減弱繼而消散,不會拖著一條低音尾巴。我刻意以較低音量去聆聽了2分鐘,無論高或低音量也不會影響聽感,細節不會少了,低音仍然足夠。有些揚聲器在細音量下沒有低音。在深夜時份以極低音量聆聽 DD67000 也不會有不滿之處。某著名品牌喇叭播鼓聲衝動力十足(打心口),不過欠缺鼓被打後的餘振聲,初聽以為好正,聽真一點就覺得不是我杯茶。我十分欣賞 DD67000 的低音演繹方式。

Patricia Barber Nardis, JBL DD67000

我回家後,播了 Nardis 和 Take five, 為了確定我當時的聽感,我想聽套鼓的銅鈸(cymbal)。我當時的聽感並沒有錯。我的系統播放 cymbal 更實在和更有質感,我並沒有為此而感到高興,反而心中暗叫不妙。在我家系統播放更實在和更有質感,但聲音較暗和厚。 DD67000 播放出來的 cymbal 丁丁聲很清脆,我可以聽到 cymbal 在振動和發出的尾音。Hifi 音響雷明先生在 「Hi Fi 基礎談 十六:音色」 一文中提到, "連丁丁查查的發音都以中音為基本。事實上,丁丁(即三角鐵)在敲下去的瞬間所猝發的音波,低至 1.2K~1.5K 赫。它的「聲尾」卻高至 10.4K 赫。而查查(即銅鈸)在對碰時所猝發「襟」一聲的「聲頭」,亦約只是 2K 赫,它的「聲尾」就扳升至 20K 赫。"

DD67000 高音可伸延至60khz, 而我的BC3 上限只是 20khz。真的没辨法,一分錢一分貨。這套 CH 加 JBL價錢貴我的很多倍,只好安慰自己輸少當赢。

改播 Manger CD 內 Livingston Taylor 唱的 Isn't she lovely, 空間闊度即時收窄至正常水平。男聲充滿質感和感情,結他清脆。很多揚聲器播放女聲十分出色,男聲就表現一般。男聲其實不容易播放得好。第九首 Ghazali 一支 Double bass 像棟在我面前一樣,彈弦清晰可聞,低音下潛。加大音量聽第十五首 Jazz Variants,CH 的功率顯示最高只是 30w 以下的輸出。之前聽的大部份歌曲只是 0.9至3w。高和低頻伸延足,速度快,可以聽清楚敲擊的輕重力度變化。我向店員表示這首歌我略嫌鼓聲不夠衝擊和振撼感。他説 CH 這套來自瑞士的前後級,聲音優美,特性比較柔和。如果想要更強衝擊力,用 Burmester 909 推動 DD67000 便可。Stravinsky Firebird Finale 和 Britten Noye's fludde, 同樣音場龐大, 氣勢十足。音樂把我牽引著,沉醉樂聲之中,轉眼已播完。

DD67000 的身形闊大,霸氣十足。播放出來的聲音豪無壓迫感很 relax。Relax 並不代表它是慢吞呑豪無活生感。剛好相反,聲音生猛活生,速度敏捷。大號角和雙15寸低音單元所發出的聲音從容不迫,輕描淡寫便可填滿整個聆聽空間。不用像某些揚聲器需要大功率大音量狂谷下,所產生的不自然壓迫感。DD67000 的音像並不是針點式結像,雖然音像大,絕不會化大而有朦朧感。號角咀雖大,人聲咀形不會因此而化大。




關鍵字:

古典 爵士 前級擴音機 後級擴音器 揚聲器 家訪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