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訪香港發燒友(卄四) Mr. Zanden 的靚聲音樂空間

Edmund 60仔
日期 : 2020年 02月04日

Z1_(640x311)

2019年香港家訪之旅最後一站,亦是我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家訪,由早上9點40分至下午4點吃完下午茶為止,足足6個多小時在聽歌和談論音響的事情。主人翁外號 Mr. Zanden, 有此外號皆因他是日本音響公司 Zanden 的頭號用家,Mr. Zanden 注重方向、錄音相位和不同唱片公司的黑膠曲線,例如為器材換 fuse,fuse 是有方向性,Fuse 身上沒有列明方向,其實有標示方向也沒有用,因器材的 fuse 座也沒有指示方向,Mr.Zanden 表示佷多東西也是有方向性(我會在後半段繼續分享),只是廠方不留意或根本聽唔出分別,有不少人不認同 Mr.Zanden 所堅持的,他不會跟人爭拗,如果很有興趣想深入知道多一點,他願意分享,Mr.Zanden 的系統,是我所聽過的所有系統中,我最喜歡的幾套系統之一,對他的調聲本領我完全信服,聽完音樂後他做了一個小示範,聽到當中分別後,唔到我唔相信。

在不同家訪中,我可以欣賞到不少效果相當出色的系統,有些更達致極高的水平,令我耳界大開,我亦從中學會一些調聲的小技巧,家訪 Mr. Zanden 對我而言,是有最大得著,皆因他懂得如何正確使用 ASI 房間調聲產品,ASI 老闆 Franck Tcang 説 Mr.Zanden 是使用最多ASI 房間調聲產品的人,而我亦使用了 ASI 聖杯超過十年,用了13個聖杯(一間房使用11個已經算是使用全套),使用量已經比大部份 ASI 用家為多,不過和 Mr. Zanden 相比,真係小巫見大巫,我知道香港和外國有不少人不認同或覺得 ASI 騙人,的而且確,用得不當可能會帶來反效果,真係唔用好過用。

Mr. Zanden 對我説他已經7年没有買任何音響器材,這7年來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改善房間的音響特性,他曾多次談起他最敬重的兩位人物:Zanden 的老闆 Yamada San 和 Acoustic System International ASI 的老闆 Franck Tchang, 讚賞他們兩位的聽力非比尋常,Mr. Zanden 可以調校出一套令我五體投地的系統,對他的聽力和調校功夫信服,他敬重的兩位,必定擁有高人一等的聽力。

説起日本精品級膽機製造商,以我有限的知識只知道有 Kondo, Shindo Labs, Wavac Audio Lab 和 Zanden Audio(排名不分先後,以英文字母次序排列)。

Kazutoshi Yamada (山田和利)在1994年成立 Zanden Audio,Yamada San 在大學時期主修電子,當時他硏發了一個膽 Phono stage,畢業後開設自己的公司,有超過40年膽機設計經驗,公司開業10年後,Yamada San 硏發了幾個膽機線路,並獲得日本的專利,這些線路就是 Zanden Audio 的基礎線路,至今仍然在採用,這個線路被應用在 Model 9500單聲道後級上,後繼機 Model 9600(Classic 系列) 和 Model 8120 後級(Modern 系列) 仍然在使用,Yamada San 表示,他不喜歡用傳統膽機線路,Line 和 phono stage 他會使用的電路獨一無二,而且他認為沒有其它製造商會採用他的電路,Zanden Audio 最早的產品是 Model 9400 後級和 Model 1000 前級, 現今的 Model 9600 mk2 和 3000mk2 以此創業型號作為設計藍本,Zanden Audio 以生產膽唱放、膽前級和膽後級為主,曾經生產數碼器材,Model 2000 Premium CD轉盤, Model 5000 Signature 膽解碼器(2003年推出 mk2,2006年推出 mk4 改良型號) 和 Model 2500S CD機(2008年)。

除了常規型號外,Yamada San 特別為香港代理設計和製造不惜工本只求靚聲的限量生產型號,2013年推出單端40w class A 單聲道後級 Chouku(長空),2015年推出 Chukoh(宙光) 前級。我有幸在2019年香港的第一個家訪可以遇上宙光前級,2017年推出 Jinpu(仁風) 唱頭放大器,2018年推出 100w double push pull 單聲道後級 Kaun (火雲)。2020年為了慶祝 Zanden Audio 和香港代理合作了20年,為了紀念這個重要時刻,Yamada San 將會推出他的最終傑作 Seikoh(星浩)。

Yamada San 擁有30年 live music coordinator 經驗,聆聽超過500場演奏會,他會以現場聽音樂的聆聽經驗和音響所發出的聲音作對比,希望可以設計出把兩者差距收窄的器材。

以下一段是 Hifiplus 訪問 Yamada San 其中一個問題的原文,我在下面大概地翻譯成中文:

With my product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building the amplifier is the direction. My amplifiers use PCBs; many tube designers still prefer point-to-point wiring, but it becomes impossible to fully control the physical directionality of the wire in that kind of a circuit. In my opinion, very few manufacturers take time to judge the right directionality of components such as resistors. We judge them because if the components are even slightly different, the bokeh of the sound changes subtly (Editor's note: bokeh is a Japanese term used in art to describe the character of out-of-focus background images). Yamada San 指出他的産品,生產擴音機最重要是方向正確,他的擴音機只會採用 PCB 線路板,很多膽機設計師喜歡用搭棚(point to point wiring),但不太可能可以控制到零件的物理性方向,只有極少數製造商會花時間判定零件(例如電阻)的正確方向,他認為零件只要有一點點偏差,音像便不聚焦。

一直以來我受到音響雜誌,廠牌的宣傳,網上的分享影響,令我覺得搭棚才是優質膽機製作的標準,感覺上用線路板唔夠 hiend,看了 Yamada San 解釋,才知道原來是這個原因令他使用線路板,音響是用來聽,並非睇或靠估計。

我以前寫的一篇分享文提到 Vertere Electrical Phase Management 時,寫了以下一段,"每件器材會出現正或負電相的原因,有可能是火牛的 primary winding or secondary winding 繞線的方向反了,就算有多加注意,也有可能是 non-polar(非極性) 零件安裝在電源線路上時裝反了。" 當時我聽了正相和反相的分別,寫了以下的聽後感,"剛巧3件器材也是電源負相,Chris 把電源相位轉為正相,人聲有壓縮,人聲和 double bass 由本來的立體變為平面,Chris 轉回反相電源,人聲更通透生猛,口形發聲位置移前了,Chris 説,"電源相位,對前後感明顯能拉前和拉後,聲音更生猛通透。"你可以量度牆蘇插座電源相位是否正確,但係和牆蘇相位沒有關係,是器材的變壓器,繞的方向反了,"要在 Vertere Electrical Phase Management 電源排插轉為反相才好聽,是因為有部份零件裝的方向不對。和 Yamada Yan 認為"零件的方向性" 很重要,有點不謀而合。

Yamada San 對不同唱片公司的黑膠曲線很有研究,並把他發現的曲線數據應用在 Zanden 唱放之上,他對"方向" 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上文已提及 Yamada San 在器材內全部零件也有方向之分,其實線材也有方向之分(買回來的廠線的方向箭咀指示,未必是最好的方向),Mr.Zanden 説 RCA 訊號線試方向很容易分辨,兩邊聽下便知道,他的線材可以不用插頭便不用,他拆掉插頭方便試方向,Yamada San 説 Cessaro Beta 高音單元所使用 Cessaro 特別製作的 silver ribbon 喇叭線方向錯了,在 Mr.Zanden 同意下掉轉方向試下,結果真係掉轉方向比較好,曾經有一次 Yamada San 説線的方向是正確的,但外套(或者是絕緣層)方向錯,將外套拆開再重新套上,結果是令 Mr.Zanden 信服的,Mr.Zanden 還提到 Silent Running Audio(SRA) 器材架的灰色層板是有方向之分,頂、面、前後對掉,共4個擺法,如果是一塊實木木板,內部的紋理結構不同,諧振點不同,4個不同擺法有不同聲效,我完全可以理解,雖然我不知道 SRA 是使用什麼物料,不同方向擺放時有不同諧振點,絕對有這個可能。

第一次見到 Mr. Zanden 的系統是在 2006年時 6moons 家訪他,當時他使用 Kuzma 唱盤和 Kuzma Airline 氣浮直切唱臂, Zanden 唱放、CD轉盤、解碼器、前級和單聲道後級(Model 9500, 使用 845),Avalon Sentinels,Avalon 曾經在香港紅極一時,旗艦型號 Sentinels 在香港可能只有一對,FIM 老闆馬濬先生在 Seattle 家裡也是使用 Sentinels 。

Z2_(640x480)

Z3_(640x362)

2008年時音響技術家訪他,喇叭改為 Cessaro Alpha I,他特別訂造黃銅鍍金(原本是鋁合金)高音號角咀給 TAD ET-703,頂部的 TD-4001 中高音單元,所用的木號角咀由 Cessaro 老闆 Ralph Krebs 設計,由十多層經過特别手法加工而成的樺木夾板,運用準繩度極高的電腦控制車床進行生產,淨重達40kg,TAD 16寸低音單元安裝在背後負載低音聲箱(back-load basshorn),高和中高音單元安裝在獨立障板上,設置了可以移動單元前後位置的可調式支架,用意是在喇叭擺位時可以更有效調正相位,有得微調總比沒得調校好,但牽涉更高的擺位技巧。

Z11_(311x640)

Z12_(311x640)

Z14_(311x640)

後來逐步為喇叭升級,加入一對配對的有源超低音(內置一隻16寸 TAD 低音單元),由 Alpha I 進化至 Beta I,中低音單元本身設計是没有號角咀,Mr. Zanden 特別訂製大型木號角咀,此木號角咀製作非常繁複和美觀,花費2、3個月時間製造,中高音的木號角咀已重達40kg 一隻,更大更深的低音木號角咀,重量接近90kg 一隻。

Z13_(311x640)

Z15_(311x640)

傳統號角一般的形狀是後部較窄,弧形向前和外伸展,從前面看是長方形或半圓形,而來自德國的 Acepella、Avantgarde 和 Cessaro 同樣使用圓形號角咀,從外觀看,我直覺上覺得傳統號角咀闊而向側邊伸延,音場會更闊,而圓形號角,好像特別適合播放銅管樂,trumpet、French horn 和 tuba 等銅管樂器的咀部全是圓形。

從2006年開始,系統唯一的轉變是更換喇叭爲 Cessaro 和逐步升級至現在的狀況,單聲道後級由 Zanden 845 轉變為 Zanden 211,Yamada San 為了感激 Mr.Zanden 的長期支持,特別為他生產 211 單聲道後級,只生產一套,有發燒友睇到 Mr. Zanden 在網上對 211後級的高度評價,相信他的分享,曾詢問 Yamada San 想訂購一對,Yamada San 斷言拒絕,堅持只為 Mr.Zanden 製作一對,不會再生產。

ASI 開業之初是專門售賣它們硏發的房間處理產品,香港發燒友稱呼它們為聖杯(resonator)、牛肉粒(sugar cube)、夾心餅(diffuser)、四方餅(phase corrector),後來還加入擴音機、揚聲器、線材、器材架和腳釘,Mr.Zanden 説 Franck 的耳力一流,對房間調聲能力高強,甚至有音樂廳邀請 Franck 去調音,Mr. Zanden 使用了大量 ASI 房間調聲配件,在聆聽空間、旁邊的飯廳、餐桌玻璃面、玻璃飾物櫃、雪櫃入面(減低雪櫃摩打的影響)、走廊、書房、睡房、厠所、露台(室外) 全部空間也經過處理,器材面板也貼上一粒牛肉粒,用以控製面板和機殼的諧振,Franck 有上門替 Mr.Zanden 解決走廊的駐波問題,亦有傳授一些使用方法,Mr.Zanden 自己不斷嘗試,Franck 到香港時又會上去聽下,再作微調,ASI 的產品效果佷大,用錯方法會帶來反效果,所以發燒友對 ASI 的評價好壞參半,Mr. Zanden 在音響架前面一邊行一邊不停拍手,拍手聲清晰,沒有迴響,拍掌聲有自然的聲尾,在任何位置的拍手聲完全一樣,在不同位置時拍掌聲完全一樣,這一個示範真係非同小可,以我一個作為玩房多年和接觸過不少有經處理房間的經驗,已經知道 Mr.Zanden 的房間 room acoustic 特性非常理想,今次能親身感受真是非常難得。

器材如下:

Kuzma XL Air

Thales AV Tonearm

Miyajima kansai

Zanden Model 2000 Premium CD轉盤

Zanden Model 5000 Signature 胆解碼器

Zanden 1200 胆唱放,備有 Columbia, Decca 和RIAA 曲線

Zadnen 3000 胆前級

CD轉盤、解碼器、唱頭放大器和前級,均採用分體式電源設計

Zanden 211 單聲道胆後級

Z5_(311x640)

Z7_(311x640)

Z6_(640x311)

Z8_(640x311)

Cessaro Beta I

Acoustic System International Rack

Tripoint Troy Signature 地盒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黑膠唱盤竟然放在地上,唱盤放在 ASI 層板上,底部有釘腳,Mr.Zanden 説以前是放在器材架上的頂層,後來發現聽 CD 時,當黑膠唱盤轉動時會影響音場和定位,聽黑膠時當然也會有影響,經比較後,把唱盤放在地上效果更佳,不過調校唱盤時就比較辛苦了。

Z9_(640x311)

Z10_(640x311)

先聽 CD,包括關正傑, Nils Lofgren Acoustic Live, Hadouk Trio, Cantate Domino, Mozart 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in, 玉置浩二,Oscar Peterson We get requests, The favorite opera arias。關正傑的聲音很實在的在我前方重現,雖然他的唱法沒有很大的高低起伏,經號角播放出來的質感配合他的獨特聲線,字字鏗鏘,直撼我心;播黑教堂重現出一個又高又闊大的空間,全部牆壁和天花板仿如消失了一樣,超低頻深潛;Nils Lofgren Acoustic Live 無論結他或人聲同樣充滿密度和質感,而且相當生猛富現場感;玉置浩二磁聲的聲線,厚聲得來又清晰;Mr.Zanden 在房間處理,器材避振和化振,grounding 處理下了不少功夫,把背境噪音降至一個極低水平,聲音像完全沒有阻隔,好像真人在我面前演唱,Oscar Peterson We get requests 的鋼琴、double bass 和套鼓的質感是我感受過最有質感的一次,我在較大的聆聽空間欣賞過幾套大型系統,它們都是很有質感,像坐在十幾行的位置聆聽現場演奏,而聆聽 Mr.Zanden 的系統和在相對上較細的聆聽空間,仿如坐在第十行或更前一點點,所能感受到的樂器能量更強更有質感,最出色之處是能量雖然極強但一點也不埋身,低頻平均地分佈在聽音空間內。

Z4_(640x311)

Z16_(640x311)

聽了多張黑膠,包括 Kenny G Live, Teresa Teng Concert live, Horowitz plays Mozart, Gala Stradivarius concert, La folia, Rossini Overtures, Sounds unheard of! , The Weavers Reunion at Carnegie Hall, Belafonte at Carnegie Hall, Eine Kleine Nachtmusik,我全程欣賞音樂,沒有刻意去聆聽和記下是什麼音效,聽黑膠的表現,大致上和聽 CD 是同一個音響特性,只是相對上音色更自然。

Z17_(640x311)

Cessaro Beta I 的主喇叭音箱放置在外側,2隻有源超低音箱在內側,我估計主喇叭離耳仔大約只有7尺距離,視覺上比較埋身,2隻超低音之間的距離不遠,我聽過幾對 Cessaro 揚聲器,體型雖大,但它們的隱形能力超強,樂器定位也異常精準,Mr. Zanden 的 Beta I 同樣擁有高強的隱形能力,放置的位置雖然相對上算近,然而擁有強勁的低音和能量充沛的高和中音的同時,聲音一點也不埋身,音壓雖大,仍然輕鬆自如,足證失真低不可聞,除了揚聲器本身能量和聲音密度高外,播放一切音樂也輕描淡寫像豪不費力,最重要的是房間經過 ASI 産品處理後,各頻率的音波能更平均分佈在房間內,最難得是聆聽空間不算大,但樂器的尾音諧波很豐富,像在演奏廳的大空間內的感覺。

聽完歌後,Mr. Zanden 隨手在牆上拆下一粒牛肉粒,敲擊其中兩面(實芯面)在櫃頂上讓我聽分別,考我聽覺。我先解釋一下牛肉粒的外型,是一粒大約 1cm 的正方體木粒,有六面,其中兩面沒有洞,兩面有一個洞,兩面有兩個洞,相同的兩面是在相反的方向,即係上下,左右,前後,2個背對背的面是相同,一般使用方法是沒有洞的面貼牆,一個洞或兩個洞向天花,通常是兩個洞向天花效果較佳。 Mr. Zanden 問我兩面也是沒有洞,那邊貼在牆上較佳,我一時呆住了,想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將兩面逐一敲在櫃頂一下,問我分別,我説第二下明顯較沉聲,Mr. Zanden 説恭喜我可以聽出分別,將來有機會可以調校出更理想的聲音,他説他有朋友聽不出分別,他亦恭喜聽唔出分別的朋友,因可煩少一樣東西,木粒本身不同方向的紋理不同,再加上另外四面所鑽的洞位置不是完全一樣,所以兩面的諧振是不一樣的,如果像他一樣使用 ASI 玩到咁大陣仗,略為改變也會有牽一髮動全身之分別,我真的不敢嘗試,我回家後首先嘗試微調我所擁有的,得到相當唔錯的改善,接著購買更多 ASI Diffusers 和 Sugar Cubes, 效果令我十分滿意。各位唔相信 ASI 的神奇效果唔緊要,其實越少人使用我越高興。

要再一次多謝 Mr.Zanden 的寶貴分享,使我獲益良多,也為我的2019年音響之旅劃下完美的句號。




關鍵字:

Edmund 60仔 家訪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