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訪香港發燒友(廿三) 與别不同的號角揚聲器 Cessaro Wagner

Edmund 60仔
日期 : 2020年 01月02日

M1_(640x311)

今次家訪的主人翁 Michael兄,他以前是玩高級耳機系統,使用 CH Precision D1 和 C1、Vivo 2A3 headphone amp 和 Focal Utopia耳機,曾經玩過一段短時間黑膠,當時用 Zanden phono,後來覺得受限於耳機系統不能發揮黑膠的實力而放棄,收藏的黑膠仍然保留著。

搬屋後空間大了,可以有足夠地方設置一套兩聲道系統,第一對使用的揚聲器是 Rockport Avior,配合 Robert Koda K-10 前級和K-70 後級,亦由 CH C1 和 D1, 换為 Wadax 前旗艦 Trio 三件頭數碼音源,三件分別為 Hermes Server、Ultimate Pre解碼/Phono、獨立電源,及後再搬到現有居所,空間更大,逐步升級至現在的系統。

M2_(640x311)

系統如下:

AMG Viella V12 唱盤

AMG 12JT Turbo 唱臂

Benz Micro Gullwing 唱頭

Luxman EQ500 唱放

JMF Audio 3.7 Universal Transport

JMF Audio 2.2X DAC

Robert Koda K15EX 前級

Robert Koda Takumi K-70 後級

Cessaro Wagner

Cessaro 項羽(Xiang Yu)超低音

Taulssen 超高音

JMF PCD302 電源處理器

Siltech 排插

Tripoint Troy Signature Black 地盒

唱放至前級 Vertere HB 前至後

Göbel 訊號線

後級 Göbel 電源線

Skogrand Beethoven 喇叭線

SRA 器材架

Stillpoint Aperture acoustic panel

M6_(640x311)

M7_(640x311)

AMG(Analog Manufaktur Germany) 在80年代為航天工業製作零件,在90年代為德國品牌製作唱盤所需的零件,2000年隨著工廠進一步擴展,開始了自己的設計,從而為主要客戶製造了大部份唱盤組件,2010年德國慕尼黑音響展展示 AMG 的自家產品 Viella 唱盤和12寸唱臂。

M4_(640x311)

M5_(640x311)

Robert Koda 的靈魂人物 Robert Roch, 他曾經參與過 Kondo M1000 前級設計工作,近藤公康先生(Hiroyasu Kondo) 離世後, 芦澤雅基先生(Ashizawa Masaki) 成為新任總裁,Robert 繼續在 Kondo 工作,有份參與 M1000mk2 前級的設計工作,Robert 在 2008年離開 Kondo,用自己的名字和日籍妻子的姓氏合成公司的名字 - Robert Koda,第一件産品 Takumi K70 後級,Takumi 的意思是工匠,Robert Koda 前和後級的面板印有一個"匠"字,"匠"字,我會聯想到,"匠心獨運" - 形容藝術方面構思巧妙,Robert Koda 的器材設計獨到,在各方面也盡量造到最好,機箱和內部以多層金屬板作屏蔽,減低干擾。

Robert Roch 在日本精品級胆機品牌 Kondo 工作,而他設計的 K15XE 前級並沒有採用真空管,K-70 為三件機身的分體電源架構,外形設計像極了一部胆後級,左和右聲道的放大線路,各佔一個機箱,每部重20kg, 每聲道的輸入級使用2支 5842WA,其中一個機箱為電源部份,重40kg,每聲道各有一隻優質電源牛供電,一支 5AR4 整流胆,K-70 是單端 Single ended class A 放大設計,輸出純A 70w/ch,K-70 由 Robert 親手製作,機內線路主要是以搭棚的點對點銲接,使用純銀和鍍金銅利茲線(litz),由於製作需時,一年只能生產 20部 K-70,K-70 後級已經是十年前的設計,曾經在線路上作出過改良,Robert 花了幾年時間刻服了技術上的困難,創製出新旗艦 K-160, 一部完全沒有使用胆的純原子粒設計,比 K-70 表現更出色,下次回港時希望有機會見識 K-160 的威力。

M3_(640x311)

M8_(640x311)

M9_(640x311)

Cessaro Wagner 最適宜放置在150至300平方尺空間使用,TAD TD-2002 高音配上10寸直徑號角咀,8寸 alnico(鈷磁) 中低音單元,每隻重量 110kg;項羽超低音,是為香港市場而設的特製品,內藏 2隻12寸低音單元。

M10_(311x640)

M11_(640x311)

Michael 説,"當用上Göbel電源線在 Robert Koda 後級上,低音單元彷彿加大了2寸,他曾試 Göbel喇叭線,低音多了,Skogrand Beethoven 音色較幼細。"

先播放 CD 和 SACD, 聽了Falla Three cornered hat, Tchaikovsky Symphony no.6 和 The Dave Brubeck Quartet at Carnegie Hall。

M12_(640x311)

未開始播放音樂前,我還擔心前面的大範圍玻璃窗會有不良影響,例如影響樂器結像、聲音較響影響清晰度或低頻較朦,唔係親耳聽過都唔相信,樂器的定位明確而立體,音場深度穿出玻璃窗外,Stillpoint Aperture 價錢不便宜,效果相當不錯,Michael 在前、左和右牆放置了多塊 Stillpoint Aperture。

使用一隻 subwoofer, 我也懷疑會否影響樂器結像尤其是放置在中間偏右(視覺上有影響),Michael 表示超低頻沒有方向性,影響不大。The Dave Brubeck Quartet at Carnegie Hall CD2 的 Castilian Drums, 很有現場感,有一段接近10分鐘的 drum solo,鼓聲非常厲害,套鼓在左喇叭位置延伸至內側位置發聲,Carnegie Hall 現場錄音,鼓聲居然可以咁正,我也忍唔住手馬上買了CD。

M13_(640x311)

M14_(640x311)

M15_(640x311)

聽了4張黑膠,Flamenco, Annie Bisson Blue Mind, Accardo 拉奏 Bruch Violn Concerto, The Oscar Peterson Trio We get requests。此套盤臂頭唱放組合,音樂背境相當寧靜,比聽Tchaikovsky Symphony no.6 SACD 時更寧靜,黑膠的密度感和自然流暢度,比起數碼音源確是更勝一籌,高中音號角所發出的 Flamenco dance 的腳踏舞台聲快速而振動我心,結他聲清脆利落,We get requests 很有氣氛,在項羽超低音打底下,套鼓和double bass 有很好的低音質感和下潛力,而鋼琴可算是號角的強項,高和中音鍵充滿能量和質感。

去年和今年,我在香港和澳門的 Hifi 旅程之中,Michael 的 Cessaro Wagner 是我聽的第12對號角揚聲器,之前聽的11對,大部份的號角咀比較大,而且全部所用的低音單元尺寸比 Wagner 所用的8寸低音大得多,Wagner 給我的印象與别不同,大型號角揚聲器能量大,樂器有質感,有現場感,而 Wagner 給我的感覺是聲音很直接,好像把遮住音樂的薄紗(隔膜)移走,能量相對上較弱,但瞬變速度更快。

臨走前在傾談中得知他的網名是 nickif,我在論壇有睇他所寫如何踏上兩聲道之路的文章,是分段放上網,我一直追看,寫得非常精彩,真的十分榮幸可以家訪 nickif 和多謝他的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