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訪香港發燒友(十八) 再上 Everest 高峰的 JB Lai

Edmund 60仔
日期 : 2019年 12月02日

多謝八爺引路,我終於有機會拜會慕名已久的 JB Lai 前輩,早年看發燒音響已知道他的大名,發燒超過40年的大發燒,對 JBL 情人獨鍾,由 L65 開始,之後玩專業鑑聽型號4路的 4343(Alnico 鋼磁)和4343B(Ferrite 粉磁),黎sir 喜歡JBL 播人聲、絃樂和銅管樂器, 喜歡它的鏗鏘、質感、金屬破空之聲,覺得 4343 相對上比較慢和暖聲,4343B 較明快,繼而擁有 JBL 的旗艦級 Everest DD55000, DD55000 相當難推動,但當年的大力後級又粗聲,曾用過 Mark Levinson ML2、20、20.5、20.6 和 Krell KSA100 配搭過,接著用了 K2-S5900 15年,用 Mark Levinson 33H 推高、33 推低音,ML32前級,Mark仔 CD轉盤和解碼器,直至新一代旗艦 Project Everest DD66000 推出才更換,之後再換最新一代Project Everest DD67000,DD66000 比 DD55000 的號角有更闊的擴散角度,DD67000 的低音單元由 DD66000 的橡皮膠邊改為紙風琴膠邊,速度更快和不太受氣温的影響,DD67000 聲音較暖,工作穩定,堂音比較靚,超高比DD66000 上多10khz,可伸延至60khz。

黎sir 很注重喇叭擺位, toe in 角度和離牆距離最重要,會用鼓(例如 Sheffield Lab Drum Record) 來測試低音清唔清,有冇彈跳力,大型古典音樂試音場闊度,最後用人聲來微調口型大細。

J1

Metronome Kalista CD轉盤和解碼器

Clearaudio Statement

Kuzma Stabi Ref.2

Breuer 8

EMT TSD 15N

FM Acoustics 222mk3 唱頭放大器

FM Acoustics 268mk2 前級

FM Acoustics 711 後級 x2

FM Acoustics 330 電子分音器

JBL Project Everest DD67000

Wilson Audio Thor's Hammer

Crown i5000 sub amp

RPG 擴散板

在右喇叭旁邊間了一幅磚牆,除了讓兩邊喇叭一樣有牆作依靠外,還把 Clearaudio Statement 唱盤放在磚牆的另一邊,減少喇叭對唱盤的干擾,聽音空間16尺半闊x25尺長x14尺半高,聆聽空間不是密封。

J3

J4

我在大約 1987年時睇到日本 Stereo Sound 雜誌內介紹 DD55000 Everest, 那個時候心裡想居然有咁大對喇叭,實在太正了! 後來靠兼職賺來的錢,購入我人生中唯一一對全新兩聲道用喇叭 JBL 2800 書架喇叭($1800港元),以後用的全部是二手貨,當年我是鍾情於 L20t 書架喇叭,不過負擔不起。

我對來自瑞士的 FM Acousics 相當陌生,只知道在很多年前被譽為原子粒前後級的終極之選,我第一次見到 FM Acoustics 的名字,已經是27年前,很久以前北美洲的音響書每一年也會出一期印有不同器材的簡單資料和建議售價,我在一本加拿大出版名為 UHF 的 hifi 書見到 FM Acoustics 的建議售價,一個我完全沒有見過的牌子,居然比當年的頂級品牌如 Audio Research, Conrad Johnson, Mark Levinson, Mcintosh 和 Krell 等貴幾倍,心想應該是印錯吧,直至十多年前才在香港音響雜誌有 FM Acoustics 的介紹。

今次家訪由八爺選擇CD 和播放,因 Clearaudio Statement 需要維修,我去到的時候已經解體,無緣一聽,希望下次可以有機會見識下 Clearaudio 鑽油台的威力,今次家訪原來我沒有拍下大部份CD 的封面,希望我沒有記錯聽過什麼歌曲。

八爺選擇的第一首音樂是 Horowitz in Moscow, track 1 意大利作曲家 Giuseppe Domenico Scarlatti, Sonata in E Major, K.380,Scarlatti 生於1685年10月26日,屬於 Baroque 時期的音樂家(1600至1750年),那個時代還沒有鋼琴,只有 harpsichord, 音色、音量、動態表現和鋼琴是很不同的,我個人不太喜歡 Scarlatti 的作品用鋼琴演奏,我不懂如何去形容,總之"叮叮"聲,又響又單薄沒有尾音,耳仔接受唔到,今次經 JBL DD67000 播放出有質感的高音,真係很好聽。之後播 track 2, Mozart 的 Piano Sonata in C Major K.330,我心裡"嘩"了一聲,有冇攪錯,這首不算是大動態樂曲,但係能播出咁大嘅動態!動態係最大聲和最細聲時的音量差别,差别越大即係動態越大,唔係大聲就叫做大動態;RCA 直刻黑膠 Ikuyo Kamiya 和 Delos 的 Carol Rosenberger 倆位同是用 Bosendorfer Imperial Concert Grand 彈奏 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23, 動態是相當大的,這2首是較近距離錄音加上曲目本身動態起伏較大,Horowitz in Moscow 是現場演奏會錄音,不是動態起伏大的曲目,居然可以表現出令我驚訝的動態起伏,"噹"的一聲按在琴鍵上,琴身共嗚雄壯而悠長,高音晶瑩剔透帶點優美感,每一下琴音也像被空氣包裹著還有一份潤澤感,很優美,這究竟是 Steinway 鋼琴的本質或是 FM Acoustic 器材的獨有音色?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我十分喜歡;聽完 track 2, 八爺正想換碟,我馬上説聽埋 track 11 Chopin Mazurka in C. sharp minor, op.30 no.4 才轉碟,因為黎sir 的系統播放鋼琴曲目實在非常出色,像真度高,一座三角琴仿似在器材架後一點的位置發聲,聲音很直接,在演奏廳聆聽鋼琴獨奏,音量不高但有能量感,在家中播放演奏會錄音,用和現場相若的音量播放,根本重現不到鋼琴的能量感,黎sir 的 JBL DD67000 和 Wilson Audio Thor, 就能夠出到接近現場的能量感,我衷心佩服!

Hungarian March, 音場深和闊,大鼓在牆後兩三尺被敲擊,聽了一首好像是馬友友的三重奏,小提琴輕快流暢、聲音很直接不修飾,鋼琴鏗鏘清脆動態大,大提琴音色優美富空氣感,中低音豐滿有肉地,三件樂器也能聽清楚細節部份,細聲演奏時也沒有被別的樂器蓋過。

J7

White Snake, Starkers in Tokyo, 第10首 Soldier of fortune,好有現場感,人聲很實在有感情,像在我面前唱歌沒有任何阻隔一樣, 略為沙啞的聲線充滿滄桑感,我上網看了 Soldier of fortune 是什麼意思,soldier of fortune 又可稱為 mercenary(僱傭兵)。

Capoli 1952年錄音,可以聽到錄音内的超低頻噪音和嘶聲;Joshua Bell, the romantic violin, 錄音明顯靚很多,小提琴聲流暢自然,琴音向上伸延但不響亮刺耳。

J8

J9

J10

Edger Meyer、Bela Fleck 和 Mike Marshall 的 Uncommon Ritual,音樂中有鋼琴和大提琴,聽真一點,又唔係好似大提琴的聲音,後來上網看唱碟的相關資料,原來是 mandocelloon, 還有 mandolin 和别的樂器。

mandocelloon

J11

Misa Criolla 彌撒曲,吹奏進管內的空氣呼呼聲清晰,音場闊及很有空間感,男高音 Jose Carreras 和男女聲合唱能量足,氣勢非凡。

最後一曲,黎sir 點播了 Eagles 的Hotel California, 現場氣氛一流,鼓聲一下一下,強勁而鬆化,震撼而受控,結他聲清脆,人聲帶點滄桑感。

J5

J6

JBL DD67000 的聲音非常直接,不會挫圓或修飾高音,能量充沛,有一對體型龐大如雪櫃的 Wilson Audio Thor's Hammer 超低音作低音墊底,無論低音下潛力、速度和場面感均有極出色表現,我曾聽聞為兩聲道音響加入優質超低音,就算聽人聲也會有改善,這方面我不太清楚,加超低音如配搭不善,會有得有失,我覺得在黎sir 家中一對Wilson Audio 超低音和 JBL 很合拍,不覺得它的存在。

再一次多謝黎sir 的招待和八爺車我回家。




關鍵字:

Edmund 60仔 家訪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