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訪香港發燒友(十六) 當貝多芬遇上貝多芬

Edmund 60仔
日期 : 2019年 11月19日

今次家訪標題名為當貝多芬遇上貝多芬,皆因今次有2個品牌的3件産品同時用上 Beethoven 作為型號的名字,包括 Cessaro Beethoven II 揚聲器、Skogrand Beethoven 訊號線和喇叭線,對於這2個品牌的產品相信大家也會比較陌生。

關於作曲家貝多芬,我請教了我的指揮家朋友 Jeffrey,他有以下的見解,"從音樂史角度,Beethoven 是古典樂派的集大成者,而且也是浪漫樂派的先鋒,占有承先啟後的重要角色;從演奏方面,要注意音樂張力與樂句歌唱性的對比;從人性精神層面,他是生命的鬥士;他透過他的作品表達堅毅不拔的精神。"

我第一次見到 Roman 系統的相片,已經湧起想去家訪的念頭,像這般大型的音響系統,有機會聆聽的機會真的不多,加上這對高達2.15米的 Cessaro Beethoven II 號角揚聲器使用 TAD 單元,更添我想聆聽的意欲,皆因 2018年時在香港和澳門聽了四對採用 TAD 單元的喇叭,包括 TAD4002、TL1101和 1601A 組成的電子分音系統,Pioneer Exclusive 3401, Rey Audio RS-6V 和 Cessaro Firebird;TAD 號角的開揚生猛特性,聲音密度高,音色自然,令我一聽傾心,當我得知在今年8月,音響系統優化( Audio System Optimized) 專家 Stirling Trayle 把 Roman 的系統進行了一次優化工程,我馬上找朋友幫忙詢問 Roman 可否讓我去家訪,雖然没法比較 Stirling Trayle 調整前和調整後的分別,有幸可以聆聽到優化後的聲音,也是令我十分期待的事情,在本篇的結尾部份,包含了Roman 在網上論壇分享他觀察到 Stirling Trayle 的一些調聲步驟和即時聽感。

據我所知 Stirling Trayle 優化系統的第一步是把全套系統拆開,把線材和器材的插頭逐一清潔,這一步我們也可以做到,清潔後的好處是可以聽到多一點微弱細節,Stirling 甚至會清潔器材內和喇叭分音器的接點,器材架也會重新安裝和調整,喇叭擺位是最後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Roman 的聽音環境相當寬敞,18尺闊、26尺長,Cessaro Beethoven II 體型極之龐大,真的地方細一點也放不下這對喇叭,廠方建議放在500平方尺以上的聽音空間,皇帝位設置在15尺以上的距離,我雖然已經知道 Beethoven II 是重量級揚聲器系統,但當我親眼見到實物時,才發現比我想像中更巨型。

音響系統如下:

JMF Audio DMT3.7 universal transport

Wadax Atlantis 解碼器

Robert Koda Takumi MC One 唱頭放大器

Hartvig Statement turntable (massive copper platter and battery power supply) Thales Statement 唱臂

Miajima Madake Snakewood 唱頭

Vertere 唱臂線

Dalby 唱盤墊和唱片壓

Cessaro Air One 無源前級

Cessaro Air Two 單聲道膽後級

Cessaro Beethoven II

Skogrand Beethoven 訊號線

Skogrand Beethoven 喇叭線

Dalby Audio 電源線

Argento FMR EE 電源線 x2 (Atlantis DAC, Robert Koda MC One phono stage) Vertere HB phase management distribution block

Tripoint Troy Signature 地盒

Tripoint Empressx2, 專為喇叭使用的地盒

Subbase Shambala table 承放器材

Écho LS platforms 承放後級

Artnovion 房間處理產品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見到有别於傳統號角喇叭模樣,採用顏色鮮艷圓形號角咀,來自德國的 Avantgarde,我只是在細音量下聆聽過 Avantgarde 幾分鐘,對於它一點印象也沒有,3年前認識到外型相似,同型來自德國的 Acapella,我聽過 3個不同型號和使用不同器材配搭,Acepella 的高音是離子高音,離子高音因為是離子,没有實體没有振膜和重量,聲音極之通透中性,快速,一年多前我才認識到德國品牌 Cessaro。

Cessaro Beethoven II, 為5路號角揚聲器系統,4隻垂直排列的號角,分別為 ET-703 超高音、TD2001 高音、TD4001 中音, 11寸紙盆中低音,每聲道2隻 TAD 18寸 field coil 低音單元組成的低音號角(上一代 Beethoven 是使用2隻16寸低音單元),內置4部功率放大器分別推動4隻低音單元,低音部份是 front load bass horn, 這個低音號角箱體極為龐大,每隻低音箱的長和闊度相等於一台 large grand piano,而高度大約有100cm;三角琴分為幾個尺寸, baby grand 4尺6寸至5尺6寸,medium grand 5尺6寸至6尺6寸,large grand 6尺6寸至7尺6寸, concert grand 長度超過7尺6寸;這對 Beethoven II 重播的鋼琴、double bass 和套鼓如像1:1比例重現在眼前。沒有大口徑低音單元配合巨型音箱,是沒可能重現出一台 grand piano 的能量和質感;Beethoven II 215cm 高、220cm 闊和220cm 深,每隻重達 1000kg。

10_(640x311)

Cessaro 除了生産多款號角揚聲器外,還有生産一部前級和一對單聲道後級,Air One 無源 transformer-coupled 前級,純銀線繞的火牛用上很好的物料製作而成,頻寬極闊,2hz-350khz,廠方在網頁的介紹提到,没有放大線路的影響,在訊號通道上沒有膽、電阻或電容,可以得到没有任何噪音的中性音色;我聽過 Music First Audio 和 Primitheus Audio 無源前級,對它們的中性通透音色相當欣賞;限量生產的 Air Two 單聲道膽後級為單端設計,輸出功率 50w,每聲道採用2支 WE437a 推動管,2支 GE 211 VT4C, 8支 GE 5R4 和 1支 EZ81整流管,Beethoven II 的靈敏度高達 107dB/w/m, 是測試擴音機是否寧靜的試金石,任何最微細的噪音,即時無所遁形。

5_(640x311)

6_(640x311)

JMF Audio 3.7 Universal 轉盤可播放 CD/SACD/Blu-ray pure audio,我覺得光碟播放過程中,轉盤的重要性絕不比解碼器為低,試問如果轉盤質素欠佳,讀錯和讀少了很多數據,任憑解碼器的升頻和解碼功能如何高超,也不能補回已失去的訊息;3.7 Universal 重達 30kg, 比不少擴音機還要重,重型堅固的機殼,除了可以減低外來振動的影響,還可以阻擋在空氣中的 RFI/EMI 干擾入侵,當CD 高速轉動(SACD 或 blu ray 碟轉動速度比CD更高)時,堅實的機殼會比單簿的機殼更能抵禦來自本身的振動。

來自西班牙的 Wadax, 我對它相當陌生,據聞是市場上最佳的數碼器材品牌之一,去到頂班器材,有時未必可以真正分出高低,只是音色和音效取態上不同,各自有不同的聲音魅力去吸引人,幾個月前 Wadax 推出了一部不惜工本的頂級型號,Altantis Reference DAC,三件頭機身,機箱動用了5種不同特殊航天級合金製成,總共用了320kg 的合金來製作一件解碼器的機殼,非常之誇張。

2_(640x311)

3_(640x311)

電源處理方面, Roman 落足本錢,電源處理部份實在複雜,我也忘記了細節,除了找電工做好了基本的電源架構,唱盤摩打用電池供電(相中唱盤後方黑色垂直擺放),Trinity Reference AC conditioner 電源處理器和相中右後方的一件黑色器材,再配合 Vertere HB phase-management distribution block 電源相位排插,我在香港和加拿大都聽過即場比較,覺得效果非常明顯,在相位正確的情況下,樂器更立體,前後感明顯能拉前和拉後,聲音更生猛通透,錯相位時,人聲有壓縮,樂器由本來的立體變為平面,還用上多條優質電源線為器材供電。

接地方面,使用公認最強而且是最貴的地盒品牌 Tripoint,使用 Troy Signature 連接器材,用上一對專為接駁揚聲器的 Empress 地盒,廠方稱 Empress 為 EMI/RFI speaker filtration instrument。

8_(640x311)

9_(311x640)

我自己也有為後級喇叭輸出負極接上地盒(需要2個獨立地盒來接左右聲道喇叭輸出負極),有些人會選擇接在喇叭負極,當我為後級喇叭輸出負極接上地盒後,已不能把它除下;Tripoint Empress 是接喇叭的正和負極,有别於一般地盒的接駁法。

Roman 在電源、接地、避震和房間處理下了不少功夫,為了盡可能把不同種類的噪音降低,降低背境噪音的好處包括,聲音更順滑,微細弱音更清晰,動態更大,能更真實重播出音樂軟件内的一切內容。

11_(640x311)

先聽了多張 CD 作熱身,Oscar Peterson 的 We get request, 可以清楚聽到 Ray Brown 在 double bass 的高把位彈奏,能重現出一支6尺高的大牛筋的形態,豐滿而低沉,歌曲結尾時連綿不斷的"胡胡" 聲,鬆化兼充滿空氣感,每件樂器除了能以真實尺碼重現外,還十分立體,定位之準確,我彷彿在現場一樣,可以看見彈奏樂器的位置。

接著播放 Tchaikovsky Piano Con. 1 SACD,我個人不太喜歡舊錄音的 SACD,聲音粗糙,Beethoven II 如實播放出來,不作修飾,我是第一次聽王維倩的歌,她的聲線比較厚,第一首薔薇處處開,唱腔輕快跳脱,第13首恨不相逢未嫁時,能讓我感覺到她的哀怨,她的唱功讓我有驚喜,而 Cessaro 能清楚反映出來;Carmina Burana 的大合唱氣勢非凡,一幅高至天花的人牆在我面前展現。

以管風琴彈奏 Ave Maria,一浸浸深潛的超低頻向我飄過來,我曾經聽過外加一對有源12寸超低音的系統播放管風琴,大聲箱和大口徑低音單元所發出深潛和平順的超低頻,和外加 subwoofer 所"谷"出來的超低頻,完全是兩回事,市面上買到的超低音喇叭,一般聲箱不會太大,長、闊或高度多數少於18寸,以我有限的聆聽經驗,外加超低音雖然能增加超低的下潛力,但某程度上令到低音段有點太重和太硬朗,我個人不太接受,如主喇叭本身的低音單元尺寸比較大,例如15寸或以上, 用上高質素 subwoofer, 我覺得聲音銜接會比較平順。

Michael Rabin 的1960年錄音,用上 TAD 單元的 Cessaro 播放出來,果然有一點鑑聽喇叭的本色,能聽到小提琴聲帶點銳利感和樂團樂器聲有點粗糙,不會被過份柔化和順滑了,我很喜歡這種不修飾的聲音;Nils Lofgren Acoustic Live 結他通透有質感,人聲有血有肉,雖然只是簡單的結他和男聲,經由大型號角播放出來,就是很不一樣。

鬼太鼓富景百嶽能表現出氣吞天下的氣勢,充滿迫力,小鼓充滿彈性,大太鼓深潛而振撼,擊在大鼓後的餘振悠長而清晰,不同大小的鼓,它們聲音之間的差異很容易分辨,擊打前後左右高低位置十分明顯,非常強勁的鼓聲,但不會為耳朵帶來任何壓力或不適,足證失真低不可聞;我以前曾經聽過衝擊力十足,但鼓聲硬繃繃欠彈跳力的鬼太鼓,要播好鬼太鼓,唔係夠勁便可以,是需要有彈跳力,而又能帶出一點鬼異的氣氛,Roman 的系統令我全神貫注用耳仔和身體(可以感覺到超低頻和氣流)去感受此曲。

見龍卸甲五虎封將,開首的號角聲從右後方傳來,響亮而充滿能量感,氣勢懾人,人聲叫喊洪壯,一下一下鼓聲牽動心跳;Telarc 紅衫仔音樂輕快,Cessaro 的速度快,動態大,播此碟突如其來的聲響有點嚇人,銅管樂絕對是號角喇叭的強項,響亮有質感。

CD 的表現已經如此出色,我覺得聽 CD 已經足夠了,接著到聽黑膠時段,黑膠確是比較柔順自然,有一份與别不同的質感,CD 在寧靜度和鼓聲方面是比黑膠優勝。

12_(640x311)

Friday night in San Francisco 快速生動的結他聲,通透之餘還有質感,想必是採用無源前級的關係,令到聲音更直接沒阻隔般;Four Seasons 很有空間感,優美輕快的"春天" 轉眼便播完;三盲鼠 TBM Blow Up,彈撥大牛筋有線條,可以聽到弦線的振動聲,音色豐滿,量感並不多,套鼓掌控了全曲的節奏,鋼琴份外吸引我,高和高中音鍵鏗鏘,沒有刻意強調的響亮,是自然向高頻伸延;有些系統聽覺得特別響亮清脆,但高中低並不平衡,鋼琴的低音充滿權威性,琴身共嗚像真度高,巨大的低音號角聲箱功不可抹。

直刻的 Sheffield Lab Drum Record, 聲音比較斯文了一點,不知道會否是唱頭的特性是較斯文;最後還聽了 Queen, Bohemian Rhapsody 和用上名琴演奏的 Gala Stradivarius Concert。

Roman 的音響系統,使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如此龐大的揚聲器系統可以如隱形一樣,能輕易聽到樂器的定位,聲音相當真實自然,很有現場感,高中音能量強密度高,而且很平衡,Stirling Trayle 重新把喇叭擺位,使到高中低音,比起之前用上 basstraps 時更平順,果然是音響系統優化專家。


Roman 在網上論壇分享了他觀察到 Stirling Trayle 的一些步驟和即時聽感,原文是英文,我翻譯成中文。

首先把喇叭後方牆角位的擴散板和低頻陷阱移除,即時感到聲音更開揚,聲音更具動態,低音更有權威性,用上房間調聲産品,像是對房間作出修補,是有一定效果,但犧牲了音樂的動態和能量,而最重要是令人停止去嘗試調整喇叭擺位 - 真正的基本步驟。

第2步調低音,Stirling 走到喇叭背後,播放幾首不同的重低音音樂,去感受喇叭和後牆的振動,最後移前了幾寸至接近碰到器材架的位置,這只是初步擺位,左喇叭聲音更平衡,豐富而立體的音色,Stirling 説能量和距離的關係並不是線性,把喇叭移後會感覺到低音強了,再移後多一點低音會轉弱,再進一步移後低音又回復至強。

第3步調校 subwoofer 擴音機的設定,號角的前後位置和下傾角度,這工序花了大量時間,在調整過程可以感覺到音場越來越大,增加了空氣感和增大動態,還會調校 toe in 角度來獲取完美效果,如在途中 Roman 覺得有刺耳的時候,Stirling 會從座位行至喇叭作出調整,經過百次的微調,左聲道喇叭所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好聽,這是需要自己用耳仔和身體去感受(振動和氣流), 没有人可以教到你正確做法。

第4步, 右喇叭像鏡倒影左喇叭擺位,這一步十分重要,有些人相信兩邊不對稱擺位去遷就房間,Stirling 認為最重要是兩個揚聲器和聆聽位置之間的時間對準(time alignment) 和整合(integration),Roman 認為這是因為房間形狀的不平衡會影響反射的聲音(喇叭射向牆再反彈至耳仔的聲波),我們不應該只考慮反射聲而犧牲直接聲(由喇叭直接射向耳仔的聲波)的整合性。

第5步是微調,這一步需要幾個小時來完成,Stirling 用很多不同曲目來作不同的測試和試音功能,最後一步是微調喇叭位置,不要忘記每隻喇叭重逾1000kg, 要移動簡直不太可能,不過每一下輕微的移動,也可以感覺到聲音更理想。

Roman 曾嘗試把吸音板和低頻陷阱放回原位,發覺已不需要,只在第一反射點作出處理,再多放,反而影響了音樂感和自然性,Roman 的總結是經過 Stirling Trayle 調整後,最大改進是聲音活生了,低音快而豐滿,音場更深更闊,高音更響亮但不刺耳,一句可以作總結,更有現場真實感。


一套如此大型的音響系統,就算有錢有地方,我也不敢擁有,怕沒法玩好,我會選擇較小型的系統,作為發燒友的我,明知自己調聲能力有限,也希望自己調校,我不問成果,只求玩的樂趣,如果對重播有極高要求,而無法駕馭這種大型系統的玩家("駕馭" 的意思是真正可以發揮出系統的潛能和威力),聘請專家代勞也是最穩妥的方法。




關鍵字:

Edmund 60仔 家訪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