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訪澳門發燒友(一) 就叔

Edmund 60仔
日期 : 2019年 03月31日

好高興可以有機會家訪澳門發燒友,多謝小明哥安排和就叔開車接送,我在澳門家訪了3位發燒友,本來諗住可以晚上十點才離開澳門,應該會有充足的時間欣賞音樂和可以一嚐澳門的美食,可惜當天突然有事,要坐五點的船離開,每個家訪只能逗留大約一個半小時,因時間緊逼,午餐也沒有時間食,為了爭取時間聽歌,會長準備了葡撻,可以一邊聽歌一邊吃。

第一站是就叔的家,之前已經睇過魔鬼和湯力的分享,見過照片,就叔的獨立聽音空間相當理想,13尺半闊 x 21尺長 x 9尺高,入到房內感覺十分舒適,除了空間寬敞外,房間的音響特性也令我感到舒服,在我們傾談間,我們的對話音量雖然不大,仍然十分清晰,不響,沒有什麼迴音,聲音是活生,不會暗淡。

就叔的音響系統頗為複雜,3路電子分音和超高音單元,要令到它們平順的一起發聲,一點也不容易。

器材如下:

M5_(640x311)

Accuphase DP800 CD 轉盤

DC801 解碼器

C27 唱頭放大器

DF35 電子分音器

C3800 前級

PS520 電源電理器

M6_(640x311)

M7_(640x311)

M8_(640x311)

Linn LP12 配 SME 3009

Micro Seiki, SAEC , Benz Micro

M2_(640x311)

M3_(640x311)

M4_(640x311)

喇叭系統由上至下:

Elac 4pi plus 超高音,設定在15khz, Mcintosh 252 推動

TAD 4002 1.5inch horn 負責 800hz-15khz, Marantz 9 單聲道胆後級(90年代複刻版), 剛換了 8支 Mullard EL34

喇叭箱內的較細號角沒有接上,由上面的外加 TAD4002 代替

TAD TL 1101 11寸低音單元,負責 68-800Hz, Mcintosh MC501單聲道後級

TAD 1601A 16寸低音單元,放置在左前角,負責 60hz 以下的超低頻,Accuphase A50V 橋接成單聲道推動

M9_(311x640)

M10_(311x640)

M11_(640x311)

第一首歌,就叔已經出題目考我,我沒有 Kenny G 的唱碟,只在20年前在親戚的系統聽過,我未聽過 The moments, 對此碟不認識,雖然是未聽過的唱碟,但係點解咁奇怪嘅,Kenny G 企起左邊喇叭內側少少吹 saxophone,敲擊樂的位置有點怪,低音有點過重,心諗無理由偏埋左邊,右邊喇叭明明有聲,就叔只用一隻 subwoofer, 放在左邊喇叭後方,我第一個念頭,會唔會是 subwoofer 調校有問題,低音偏重所以我懷疑是 subwoofer 的問題,因不熟悉這張唱碟,和前輩就叔是初次見面,我不敢出聲。

M12_(640x311)

第二首聽鄭京和演奏 Tchaikovsky Violin Concerto,鄭京和獨奏一出,大件事,她站在左邊喇叭內側旁,大約離喇叭半尺位置,小提琴協奏曲,獨奏者是站在指揮家的左手邊,如果系統調校正常,可以聽到是在中間偏左少少,跟著的大提琴和 double bass 組的發聲位置在右邊喇叭內側大約一尺位置,正常情形下就算發聲位置不能伸延至右喇叭的右邊,最起碼也去到右邊喇叭的位置,我鼓起勇氣和就叔説,聲音有點偏向左邊,會不會是前級的左右 balance 旋扭調歪了,引致左邊比較大聲了一點;因為就叔的電子分音系統複雜,每一路分音應該可以獨立調校音量,只要其中一個音量掣調歪也會引起問題。

我是坐正中位置,就叔坐我右邊,小明哥坐我左邊,他們所聽到的聲音平衡度和我不一樣,小明哥換位,坐在我後面聽了一會,跟著説,真係偏向左邊,就叔開始檢視系統,發現右喇叭的高音單元沒有聲音,衝口而出,Marantz 壞了!他細心檢查,跟著説原來早一天關了 Marantz 9 的音量掣,Kenny G 的低音過重,應該是少了一隻高音單元(缺了 800hz-15khz)所致。

就叔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出題考驗我的耳仔,好彩我聽力正常,可以過關,如果我唔出聲,我離開後就叔才發現有問題,就會揭穿我是唔識聽嘢,亂咁噏當秘笈,好彩我今次過到骨,執番身采,如果不是樂器定位出現偏差,我可能不會發現有問題,因右邊喇叭仍然有超高音,中音和低音,我雖然覺得高中低不是太平衡(Kenny G 低音過重),我只會懷疑是電子分音調校失衡的問題,尤其是超低音的輸出,當就叔調校好 Marantz 9 的音量後,終於可以正式開始欣賞音樂。

家訪是在4個月前進行,而且我在2個星期聽了24套系統,我盡量在每一天晚上會把一些重點寫在記事簿,因我的行程實在太緊密,有時家訪後,約了朋友晚上10點後見面,要第二天早上或晚上家訪後,一次過寫下,有些家訪的聽後感筆記寫得比較詳細,有些就很簡短,有什麼特别的情況和聲音取向的大方向,已經在我的記憶裡,如果是簡短筆記,我沒辨法逐張碟去描述,澳門的3個家訪,是其中幾個沒有寫下詳細筆記的。

就叔系統給我的印象是高音有少少柔,柔中帶潤,不埋身,有彈跳力,整體的聲音從容不迫,好 relax 好舒服,但不是懶洋洋沒有朝氣;11寸低音單元加上16寸超低音單元,有足夠低音墊底而且沉潛,低音出的時候很從容寛鬆,不埋身。

我問就叔牆身是否和香港的石屎牆不同,我覺得低音出的時候好自然,不會像香港時我偶爾會聽到低音出的時候較猛(我不懂如何形容)的現像(不是 boom 或過量),就叔説牆身是磚牆,我以為是磚牆和石屎牆,形成低音表現的差異,我離開澳門後,曾詢問小明哥關於會長和小明哥家中牆身是什麼物料後,覺得就叔系統的低音表現可能唔關磚牆事,有可能和他以木條建成的前牆有關,完成澳門家訪之旅後,我覺得牆身用上比石屎牆軟身一點的物料,對低音重播可能會更好。

在加拿大和美國,外牆可能用上石屎,磚頭或石塊,室內牆會用灰板,外牆和灰板之間會放入保温綿,因灰板軟身,低音不會全部留在室內,有部份會穿出外面,低音會令到牆身震動,亦容易儲存低音引起註波(booming),低音發出時較柔順;香港的牆身堅固,好處是把能量保存在內,牆身也不會因低音而振動,就是夠堅固,低音一出,撞牆,100% 反彈,所以我才會間中(大音量播放有重低音的錄音)覺得低音出得有一點太猛。

號角喇叭聽 Telarc 的 Cleveland Symphonic and winds 的銅管樂,無論能量感和質感,採用 dome 半球體高音單元的傳統喇叭是無法提供的,銅管響亮而不刺耳,我直覺以為用號角喇叭(靈敏度高,就叔用幾部大瓦數後級推動)聽小提琴聲音會較粗糙,甚至會結像化大(號角咀好闊,好似血盆大口),我的直覺錯了,音響是用耳聽,不是靠眼睇或靠估,原來用號角喇叭聽小提琴,聲音是很直接無添加,有質感,不會挫圓或柔化琴聲,就是因為有質感,上到高把位也不會叫或刺耳。

就叔用了 Marantz 胆後級,金嗓子純A類後級,Mcintosh 後級,各自的聲音特性,反應速度完全不同,可能有不少發燒友認為這樣玩電子分音系統絕對不可行,我不敢説此法可行或不可行,就叔表示他喜歡較輕柔,不埋身,不刺激的聲音,我覺得就叔的系統確如他所追求的方向,雖然聲音是輕柔和不刺激,其實高音仍能向上伸延,只是不刻意追求清晰響亮,不刺激不代表速度慢拖泥帶水,是聲音醇厚從容不迫。

非常多謝就叔的招待!接著就叔、小明哥和我一起去澳門的第二站。




關鍵字:

Edmund 60仔 家訪





相關文章 :